正德陶瓷---陶瓷定制專家

王有剛:我看當代瓷畫粉彩創作

文章出處:網絡整理 │ 網站編輯:采集俠 │ 發表時間:2015-09-23 11:35

  起初要畫粉彩,緣由之一是因為多年來對瓷器收藏的愛好,再者是為釉上彩瓷的強大表現能力所折服。每當有機會接觸并可以加以實踐時,便激起了我強烈的創作沖動。

  在粉彩沒有出現前,康熙五彩一直占有彩瓷的主導地位。這時候的彩瓷又稱“硬彩”,色澤明亮,古樸雅拙,但囿于工藝技法的限制,表現力相對單一。直到“玻璃白”出現,這一境遇才被打破。

  在“玻璃白”上可以很細膩地“洗染”繪畫物體的陰陽向背,可以過渡很細致豐富的色階,使得粉彩的表現力幾可與紙面繪畫相媲美、而比紙面繪畫更“質感”,也叫“軟彩”。

  粉彩到雍正一朝達到頂峰,至乾隆則繁縟富麗,但贏之在功。乾隆以降至道光,也有精彩作品傳世,但較之前朝,元氣漸失,鮮有創新,至晚清基本式微,民國“珠山八友”喧極一時,但作品無論從技術能力到繪畫性表達和前朝已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我個人尤其喜歡雍正一朝的粉彩。雍正粉彩的好,一在瓷胎,二在畫工、裝飾的格調。雍正的粉彩所使用的瓷胎,器形嚴謹、端莊,單純就一件白瓷也是完整的藝術品。在裝飾上,雍正的官窯作品大多以單獨紋樣為主,不作過多裝飾。從大器至小器,那時的繪工們總能做到器形與繪畫設計的珠聯璧合。充分調動繪畫的裝飾功能去完成一件瓷胎的設計,極大地發展了雍正一朝瓷上繪畫能力,這一切都給我提供了最好的學習范本。

  在反復觀摩了很多雍正時期的經典作品后,我發現瓷上繪畫和紙面繪畫的諸多不同之處:

  一、主題的選擇

  瓷上繪畫的主題相對比較主觀,一件器物在繪制前即有一個很主觀的主題在,這些主題有些是約定俗成的,有些是拆散打開、拼裝組合的。所以瓷面繪畫在主題上就具備了視覺沖擊的特征。

  二、適度的夸張、變化

  一般情況下,瓷器的釉面是有弧度、有伸縮、有起伏的,在這樣的面上繪畫,描繪的物體也要相應地有弧度感和伸縮感,適度的夸張與變化才能與瓷器的器型相統一。

  三、裝飾的實際需要

  瓷面繪畫在主題的需要下,有些情況合情但不一定合理,如不同季節的花卉擺在一起;有些則打亂了正常的物態秩序,只要運用得合理都可以,以畫面的裝飾得宜為準。

  四、高度的提煉、概括

  瓷上繪畫與紙面繪畫的最大不同就在這里,在紙上可以把一朵花、一根枝干任意大小、任意擺放,只要關系合適即可;但移到瓷面上就得謹慎,紙上的畫面放到立體的瓷器上只是其中的一個面,而瓷面的繪畫是在轉動觀看時才能看到一個完整的畫面。所以任何一個局部的面分布的空間關系要相對合理,連起來又不失完整,才是瓷上繪畫最完美的畫面。這就是為什么過去御窯廠一定是內務府把樣子設計好送來的原因。

  五、繪畫的功用性

  實際上中國的瓷畫是兼具了推教化、助人倫作用的。傳統的瓷上繪畫和瓷器除卻一部分實用瓷之外,大多都是世俗間喜聞樂見的題材,極具時代氣息。瓷上繪畫不像紙上繪畫那樣隨機,強調心性與情感的抒發——它更偏重于形式與設計。但也有例外,多見于民窯的一些小品型的瓷畫里,我們也能看到和文人畫一樣的清新雋雅又不失野逸的作品。

  事實上傳統早期的粉彩作品,繪畫與寫實風格更強烈一些,通過精彩的描繪來彰顯瓷器的精美,比如雍正時期,大量的留白,不做過多的工藝裝飾,繪畫造型疏朗有致,勾勒細韌傳神,工謹之外還備寫意之姿,顯得干凈、明亮、堂皇而大氣。我所追求的正是這樣的格調,即如何更好地表現我的特長——盡可能地傾注瓷畫的繪畫性,以及通過繪畫來表達我所理解的器形的裝飾。

本文閱讀量:
湖南幸运赛车开奖